歡迎您訪問水電知識網。

水電知識網——水電知識的資源中心和服務中心

中國水利水電出版傳媒集團 中國水利水電出版社

全國優秀出版社、全國先進出版單位、全國文明單位

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合作伙伴

打造水電知識資源中心、水電知識服務中心

水電知識網»資訊»集團資訊»終審“洋書”

終審“洋書”

水電知識網

陽淼

2003-08-29

  本文所說“洋書”是指引進版圖書。
  由于工作關系,近一段時期以來,終審“洋書”比較頻繁,發現終審這類書稿較以前傳統的終審工作有所不同?!  ?br />  一般來講,“洋書”要經過翻譯(必要時應進行校譯)、編輯加工、復審等,到了終審階段已經至少對照原文看過3遍了,但在終審中,依然還會有一些問題,有些甚至是很原則的問題。雖然說,傳統的終審工作重點多從宏觀和整體上去把握,但是對“洋書”,細節問題仍是不能忽略的。
  終審過“洋書”的同志都有這樣的經驗:有些書稿的譯文,語言表述較為清晰,上下文銜接較為順暢,專業知識偏差較小,這種情況說明,譯者對原文理解比較透徹,譴詞用句較為準確,因此,終審時一般不必太過細究,也不必逐字逐句對照原文進行推敲,這些工作應已在編輯加工時就完成了。
  而有些書稿的譯文,情況則不然了,這里又可為分幾種情況:
  第一種情況:未注意漢語表述習慣。
  譯者雖然讀懂了原文,但與漢語不同的是,一般英語中心成分較少、較簡單,而修飾成分又較多、較復雜,并且習慣使用被動語態,但是,譯者往往由于“求全”譯文、詞對詞“一一對應”地翻譯出來,因此,句子表述常常顯得過長、過繁,甚至表述為 2~3行一句的漢語,另人讀起來吃力、拗口、費解,或者干脆不知所云。換句話說,就是譯者太直譯,沒有注意到漢語經常使用主動語態的語言習慣。在這種情況下,終審應對照原文,或者提請責任編輯注意對照原文,仔細分析和推敲,以抓住英文句中的中心成分,合并、刪除重復累贅成分,準確理解和保留修飾成分,盡量長句化短,變被動語態為主動語態,使讀者讀起來,思路清晰,瑯瑯上口,容易理解。
  第二種情況:上下文邏輯關系不明確。
  譯者同樣讀懂了原文,從譯文的上下文銜接和專業知識角度判斷也并無太大的原則問題,譯文語句也不顯太長,但可能是由于譯者過于專注“翻譯”,無暇細究漢語表述本身,致使語句表述有欠缺,表現為前后邏輯關系不一致,特別是對轉折關系的處理欠妥當,譴詞用句欠準確,語句不順暢,缺乏整體感,讀起來不能另人一氣呵成。漢語中,關系詞一般都是成對出現的,忽略這個問題,語句之間會給人以“有上文,沒下文”或者“半路殺出程咬金”的感覺,缺乏語感。在這種情況下,終審應對書稿譯文的漢語表述進行適當調整,特別是要注意漢語中的的邏輯對應關系,或提請責任編輯注意此類問題,并予以必要的修改。
  第三種情況:未能正確理解原文。
  可以說,譯者在很大程度上并沒有正確理解原文,沒有融會貫通地表述出來,編輯加工和復審可能在書稿上勾來畫去,已經改得面目全非,而修改后的譯文仍然達不到發稿要求,這種情況是比較麻煩的,終審應格外謹慎和小心,必要時可提請責任編輯考慮退修改(退給譯者修改),或者增加校譯流程(實際上,校譯工作應在編輯加工之前進行),此時增加校譯雖事倍功半,但為確保書稿質量,也不得不為之。為盡量避免上述這種情況發生,對翻譯書稿,要特別注意在事前應對譯者盡可能提出可以量化的指標要求,以確保翻譯質量。
  另外,還有一些問題,終審也應提請編輯加工注意(以最近終審過的書稿為例):
 ?。?)對譯文中專有名稱的處理:第一次出現時,用中文表述,必要時,后面加括號,給出英文原名和簡稱);再次出現時,沿用中文名稱,而不用英文原名和簡稱)。多種專有名稱同時并且交替出現,容易讓讀者感到困惑。但對人們已經耳熟能詳的英文名稱、簡稱,則可予以保留,如CBD、LOFT、TOWNHOUSE等。
  有時譯者往往由于注重逐字逐句地翻譯,而缺乏對全書整體的把握。如譯文中的“國家停車業聯合會”“全國停車業聯合會”“全國停車業協會”,實際上是指同一個機構,這種情況下,終審時提請責編注意統一專有機構名稱。
 ?。?) 對譯文中用詞的處理:書稿譯文中提到“……如車輛辨認……”,這里以“識別”代替“辨認”意思更貼切;在談到停車場收費問題時,書稿譯為“收入系統”,這里“收費系統”一詞更合理;在作出停車需求估計時,譯文使用了三種表述,即“停車需求”“停車要求”“停車需要”,這里以第一種表述較為準確;談到停車場的周轉問題時說,書稿譯為“低周轉的停車場……”,這里改為“低周轉率的停車場……”概念更完整;等等。此類問題終審時提請責編仔細斟酌。
 ?。?)對一些約定俗成稱謂的處理:對停車場負責收費的工作人員,書稿譯為“出納員”,而我國財務工作中的“出納”是特有所指,為避免歧義,建議將譯文改為“收費員”;對代客停車的人員,書稿譯為 “服務員”“侍從”“侍者”等多種形式,而服務員在我國多指旅館、賓館、飯店、酒店等處的服務人員,考慮到國際慣例,特別是港臺的慣用法,終審時建議改為“侍應生”。
  總之,終審“洋書”,要特別注意漢語表述習慣,以使譯稿更加通達、流暢。
  此外,還有一些問題不能忽略:對終審時發現的原書中的個別錯誤,不僅應提請進行改正,還應提請做頁下注予以說明;發稿前,應提請責任編輯仔細閱讀合同,如外方有特殊要求,應在發稿單據上進行說明,以為后面的制作提供依據。

 ?。ū疚淖髡邽?font color=red>中國水利水電出版社土木建筑出版中心主任)
  (本文刊登在《中國圖書商報》2003年7月4日第11版,因版面所限,刪了一些內容)

手機掃一掃,分享給好友

天天爱捕鱼内购破解版